当前位置:365体育投注 > 人口学研究 >

张敏才:中国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不容否定──评《大国空巢》

时间:2016-04-15 来源:365体育投注

  《大国空巢》一书认为,中国过去长期坚持的“计划生育是始于草率,行于暴力,终于搪塞和掩饰”。我国几十年的实践证明,这种说法完全错误,完全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言论。中国计划生育是始于忧患,行于艰难,成于均衡,福泽后代,惠及全球。凡是经历了这段历史的人,都知道中国实行计划生育,是人口过快增长和经济极度短缺的形势逼出来的,是学者专家冲破禁区,求索创新创出来的,是领导、专家和群众三结合,共同论证论出来的,是党和人民的共同选择。我国现在实行二孩政策,这仍然是计划生育政策,而不是对计划生育政策的否定。人口学是一门科学,有它独立的理论体系和架构,要想自成一家,有所建树,绝非一日之功。但人口问题又是一个大众性话题,谁都可以大发宏论。就像谁都会写字但并不都是书法家,谁都能写文章但并不都是作家一样,人人都可以七嘴八舌话人口,但绝非人人都是人口学家。

  《大国空巢》明显不负责任的错误言论很多,连篇累牍地恐吓国人,比如说中国计划生育“走入歧途”,“计划生育政策严重威胁中国的可持续发展”,“世界第一民族从此走向萎缩”,“成为一个无足轻重的民族”,“大国空巢”、“民族自杀”、“民族凋亡”、“亡国灭种”……无所不用其极。

  比如说中国计划生育“建立在马寅初错误理论的基础上”,攻击计生委和人口学界“为了自己的利益,置中华民族持续发展于不顾”,“在那里专职造谣”,“挟国策以令全国”,人口科学“助纣为虐”,攻击中央不知道人口问题真相,计划生育“是中国近代史上最严重的战略决策失误”。《大国空巢》还把中国人口和计划生育领域的领导和学者,包括马寅初等,挨个点名批评。大有怀疑一切、否定一切、打倒一切之势,与境外某些逢中必反的人如出一辙。

  《大国空巢》作者还标榜说,自己做过妇产科,与人口关系密切,这也正是他研究人口学的优势。说自己开始研究人口时,与马尔萨斯开始研究人口时年龄接近;说自己创造了所谓的“新人口论”;说自己用全部业余时间研究人口,“全面而系统化地从理论视角反思中国人口政策,我可以算是第一人”。众所周知,人口政策是党中央国务院制定的。20世纪70年代初,全国城乡普遍推行计划生育,当时毛主席还在世,没有他的同意,不可能作出这么重大的决策。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全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尽快把经济增长搞上去,把人口增降下来,成为全党和全国的共识。在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心目中,控制人口增长和实现国家现代化的目标紧紧联系在一起。仅1979年一年,邓小平同志先后四次与国外客人谈到了人口和现代化问题,指出国外某些人攻击我国的计划生育,实际上是不愿意我们发展起来。研究人口问题的专家学者不少,成果也很多,并不是谁认为自己是“第一人”就是“第一人”。有没有货真价实的东西,并不是自己说的算。

  《大国空巢》除了这些东西,有没有什么人口方面的理论呢?恕我鲁钝,我捧着《大国空巢》苦苦寻觅,还真没找到属于这位作者首创的新理论,但有三个特色却让我印象深刻。

  一是理论视角是不折不扣的“人口决定论”。《大国空巢》无条件、无原则地极力宣扬人口众多的好处,在分析有关现象和问题时,声称所有不利结果都是人口少造成的,世界的繁荣发展都是人口增加产生的。他宣称“人口爆炸导致生活水平提高”,显然,这根本不符合事实。要是这样,非洲、南亚不少人口高速增长的国家可以高枕无忧了。实际上,“人口决定论”并非《大国空巢》作者首创,马尔萨斯等人比他早多了。如果说马尔萨斯的“人口论”具有冷酷忧郁的色彩,那么《大国空巢》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明确批判了“人口决定论”,马克思主义让我们懂得:人口固然是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,重要的是,必须从实际出发,按照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,把人口问题放在历史唯物主义关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、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关系的理论下认识。也就是说,正确认识人口问题,不能脱离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实际,脱离人口数量、结构、素质、分布的实际,一味地绝对地认为人越多越好。中国30多年的经济腾飞,靠的是改革开放,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。实行计划生育、严格控制人口增长是一项重要的配套工程,有利于充分发挥人力资源的长处,努力减少人口负担的短处,对中国可持续发展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。《大国空巢》鼓动中印人口数量竞争等等,都是从“人口决定论”出发的,有的网友称《大国空巢》是“人口决定论”的回光返照,一点儿也不夸张。

  二是不少论述互相矛盾。一会儿说“中国单独控制人口”,“全球200多个国家都不实行的政策肯定不是什么好政策”,一会儿又说“全球掀起了控制人口的思潮”,详细列举法国、越南、泰国、印度、韩国、巴西、秘鲁等国实行计划生育的情况。前面论述“人财不能两旺”,后面又下结论:“历史地看,人口与经济总是同步增长的”。在这里讲“就业机会取决于人口”,在那里又讲“失业率与人口多少没有关系”。刚说过“计划生育增加就业的压力”,又说“失业问题是由于生产结构改变,而不是因为人口过多”。此类说法,不胜枚举。

  三是观点片面。《大国空巢》中理论色彩较浓的一段引用“生产力压迫人口”的理论,论述了工业社会、后工业社会由于生产力高度发展、就业竞争加剧,导致孩子培养费用和机会成本大幅度增高,从而促使生育率下降。但作者没有讲全,很重要的另一面是中国工业化之前“人口压迫生产力”。当时生产力十分低下,人口出生率先膨胀起来,人口素质整体不高。为了社会稳定,全面实行低工资高就业,“一个人的工作多个人干,还有一群人围着看”,陷入生产力难以提高的困境。

  一个国家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,对人类有较大贡献,当然要有一定的人口规模。中国实行计划生育的初衷,旨在提倡文明生育,增进妇幼健康,增加女性上学就业的机会,促进男女平等;同时控制人口过快增长,建立规模适度、素质提升、结构优化、流动有序、分布合理、充满活力的人口均衡型社会,以求中华民族之永续兴旺。

  一切伟大的成就都是接续奋斗、接力探索的结果。几十年前,党和政府做出了艰难的选择,明知有风险,不得不向险中行。在风险中艰难前进,在批评中逐步完善。在前进中也确实做了一些错事。我们的事业之所以伟大,就在于经历世所罕见的艰难而不断取得成功。就像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的,我们不能用今天的时代条件、发展水平、认识水平去衡量和要求前人,不能苛求前人干出只有后人才能干出的业绩来。西哲批评过,“一代人为之艰苦奋斗的事情在另一代人往往看得平淡无奇”。我们这些后来人,对历史,对前人,要多一分“同情之理解,理解之同情”。

 

(来源:365体育投注 )

www.fzgh.org.cn,www.jsthsp.com,www.maibaxieye.com,www.jxdbzj.com,www.shaiwang188.com,www.kvasha.net,www.icarihome.com,www.sm8q.com,www.gycw6666.com,www.splsdc.com